互動指數

有民眾提議解除機車強制二段式左轉。您認為…

讀取中
有民眾提議解除機車強制二段式左轉。您認為…
資料來源:2017.11.13 聯合新聞報

待轉大富翁/機車兩段式左轉 專家:2線道可放寬

機車到底需不需要「兩段式左轉」?中華民國機車黨主席董建一13日受訪時建議,兩段式左轉須在效率與安全間取捨,現行單邊2線道以下都可拿掉「強制待轉」標誌,讓機車用路人自行選擇,而單邊3車道則需與交通單位會勘,若待轉車流大則建議取消。立委鄭寶清則認為,「待轉也可能發生事故,交通部應提出每年待轉發生多少次車禍的數據,檢討待轉區有否必要。」

倡路權忽視義務
「汽機車平權的訴求太過理想化,忽視了稅制、罰則等汽機車管理義務也存有不平等的部分,難以用一套說詞要廢除待轉制度。」董建一13日受訪時抱持反對態度表示,若把所有待轉區都塗銷,恐造成全台1300多萬輛機車用路人的事故風險大幅提升,交通改革應循序漸進、理性與交通主管機關探討。
董建一解釋,時任台北市長的李登輝在民國67年施行「中山北路禁行機車道」,民國74年前北市長楊金欉於北市15處路口設置「兩段式左轉」,在道路越開越多條、車流變大、車速變快的情況下,機車要跨3車道直接左轉比較危險,交通部才在民國88年提出「機車交通管理政策白皮書」,考量用路安全明定兩段式左轉。

有條件式取消待轉
「兩段式左轉確實犧牲了機車用路人的部分權益,但這必須要在效率與安全之間取捨,不能獨厚汽車或機車用路人。」董建一說,不過在現行道路上,確實存有「不必要」的待轉區,單向道、單邊2車道都可以拿掉兩段式左轉的「標誌」,讓機車用路人自行判斷是否需要待轉,騎得比較慢的人可使用待轉區,而車流比較少的話,供民眾自行決定直接左轉。
董建一指出,單邊3車道則與需交通單位會勘,若道路無法劃出待轉區,讓機車族安全待轉、待轉車流太大,導致待轉區無法容納等,硬停待轉反而可能產生事故,而外側有公車停靠站、計程車比較多的路段,也建議開放機車族自由左轉,如北市忠孝東路SOGO百貨前等;而類似凱達格蘭大道單邊5車道的T字路口也可塗銷機車待轉,規劃第3、4車道為待轉區使用。

交部應提數據檢討
鄭寶清受訪時表示,機車兩段式左轉是台灣自行發明的概念,政府為了行車安全規劃待轉區,但確實存有部分機車速度比較慢,要切到右邊停待轉區時,會發生遭後面來車撞到等事故衝突,「既然有團體發聲希望取消兩段式左轉的制度,交通部就應該提出每年待轉區會發生多少車禍的科學數據,進一步檢討機車待轉區是否有必要存在。」
其實,機車擋在104年就曾向交通部提案修法,希望改為四車道以上再強制兩段式左轉,並放寬三車道以下的路段,讓機車族「自行選擇」是否兩段式左轉,但過了2年依舊「只聞樓梯響」。對此,董建一說,本來已與交通部達成共識,最後卡在2個問題,1、規定太過繁瑣,文字要修得漂亮還需研究;2、106年初開始,激進的機車團體開始抗爭,包括提案、代轉大富翁等,導致交通部立場趨向保守,壓縮了理性協商的空間。

資料來源: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7320/2816552
 

互動指數